您当前的位置:华尚网资讯正文

胸器大并不是王道

2021-06-02 08:31:37

  每年9月是香港小姐的评选时节,但今年的得主有点特殊——不为别的,罩杯太小。冠军陈凯琳小姐胸围竟然只有30A,被大家戏称为史上最平。咦,不都说沟即事业线吗?

  但细究起来,人类对乳房的审美,标准还真不是“越大越好”这么简单。

  胸似看山不喜平?

  不需要科学家我们也知道,人类男性会被乳房吸引。在人类中乳房的确不同寻常——大部分哺乳动物乳房只在泌乳的时候才发达,别的时候就瘪下去,可是人类乳房从青春期就开始发育,而且一直这么维持着。

  问题是,为什么?

  人类乳房的大小并不能指示泌乳能力——乳房里绝大部分是脂肪,乳腺的比例很低。虽然可以说充足的脂肪能保证营养,但是为何胸部的脂肪有吸引力、腰腹部的就没有呢?讲不通。

  目前讨论得比较多的假说是,乳房的大小是一种“诚实信号”——能够指示年龄。

  众所周知,女生的年龄是不能问的,但其实这只适用于年长的女性——年轻的总会忍不住找各种机会自爆年龄,显示自己的优势。而在大家不好意思问年龄、找不到机会问年龄或者无论如都没法把话题拐到谈论年龄的时候,如果能用视觉线索来指示年龄,对某些人来说就是巨大的好处了。

  而乳房就是一种相当诚实的视觉指标。乳房的悬挂主要依靠结缔组织,而结缔组织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松弛,因此观察乳房的下垂程度,原则上就可以判断对方的年龄。因为结缔组织松弛程度不易受外界影响,所以这个标准应该比看脸蛋或者看皮肤更靠谱。

  好吧,至少在乳罩和现代整容技术出现以前是的。人类审美本能总是赶不上现实中文化变迁,还有那么多人跳进二次元大坑一去不复返呢。

  A有所长,F有所短

  大胸自然是有好处的。它的作用正如孔雀的羽毛那样,是赤裸裸(有时也不那么赤裸裸)的炫耀。孔雀的羽毛是在宣称,我营养很好,身体健康、还没有寄生虫,足以顶着漂亮又累赘的大尾羽活下去。大胸也一样——顶着这么大的脂肪团,还能不下垂,可见我多年轻、结缔组织质量多好。

  但是老了怎么办?在文明诞生之前,下垂是无法掩饰的——正因此所以才是诚实的信号。选择大胸,就是选择一条有风险的路:虽然年轻时风光,但年纪稍大也显露无疑。

  大胸还有另一个风险:暴露不对称性。比起胸而言,人类对外貌对称性更加敏感,因为不对称通常都意味着身体幼年发育时出了问题——这可比年龄更严重。绝对的对称当然不存在,但是大胸会明显放大不对称性。人类中大约有10%的女性,乳房存在肉眼可见的不对称。

  相比之下,小胸就是比较不出彩但是更稳妥的方案:不容易暴露不对称,就算年龄偏大也不显。这也正是为什么排除营养因素之后,乳房发育情况依然多样性如此之高的原因之一。如果大胸无条件碾压小胸,那么人类早该变得全是大胸了。

  最后,在当代环境下小胸还有一个优势:体重。胸部脂肪多,所以和体重体型的关系极其密切。在一个以瘦为美的时代,小胸可能也得到了爱屋及乌的待遇。

  玉环肥,飞燕瘦

  所以,现实中人们到底喜欢大胸的多呢,还是小胸的多呢?

  虽然凭印象来说,我们会觉得大家都喜欢大胸,但是历史追溯和现实研究给出的却都是复杂的结论。综合来看,胸的大小本身对审美评价的效果并不很强,比下垂度、腰臀比、对称性、周长面积比等指标都要弱,而且——最要命的是——随着时间和地点不同还有所变化。

  譬如,中世纪时欧洲人喜欢小而坚挺的乳房,常见的比喻是“像苹果一样”;美国的理想胸型从1920年到1960年在不断加大,而自1960年至1990年代却在变小。中国古代文学作品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乳房闭口不谈,《诗经·硕人》、司马相如《美人赋》、曹植《洛神赋》等作品对女性身体赞美都不吝笔墨,却偏偏没有乳房的事儿。就连涉及性爱的作品,比如《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》和《金瓶梅》,都不过寥寥几笔而已。清朝文人提及乳房时多以“菽发”形容,菽发者,初生之豆苗也。中国文学中对大乳的偏好似乎是伴随新文化运动而起的。

  另一个有趣的证据是缩胸手术的存在。前面提及,大胸随着年龄增长,下垂程度比小胸严重许多,过大胸部会影响日常活动、引发肩背疲劳和疼痛、牵扯皮肤等等,更不要提下垂导致的形象和心理问题。2012年美国整形医师协会的数据表明,仅为了美观而缩胸的手术达到了42022例,而胸部填充物取出手术也有21609例,虽然和新增隆胸的28万例尚有差距,但也足以证明胸部审美并非始终越大越好。

  P.S.虽然有说“乳不巨何以聚人心”,但也别忘了“胸不平何以平天下”。

原标题:胸器大并不是王道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